点看《上帝的印记》之1:就盖在两手之中,人却浑然不知

自从听了西子所讲的左手和右手之道后,中午心中一直在揣摩一个问题:在传统的中国文化中,男左女右是一种很普遍的说法。尤其是中医师在为人看病打脉时,男左女右更成了不变的规矩。

就中国文化而言,汉字的“左”出自“工”,“右”字出自“口”,照历来传统的看法,动手做工的属于蓝领阶层,比动口不动手之“君子”的社会地位来得低,不管你把这里的“君子”理解为多动脑少动手的白领阶层,或只动口不动手的达官贵人,反正就是这么一回事——“右”就是要比“左”吃香、走运。

甚至于在过去封建王朝的时代,同在一个殿里站立的宰相,左宰相的地位明摆着就是要比右宰相低一个头。就连大字认不了几个的人,都可能把路边的“石敢當”错读成“右取富”的时候,你看,还是开口的“诱取”,占了“实干”的便宜。

在中国传统三从四德的观念中,男人的社会地位一直都是处于女人之上的,但为什么一来到了“男左女右”这里,却马上换了个位置,变成男小女大,女强男弱了呢?中午翻遍了历世历代以来的古书文献,始终觉得难以找到对这个问题合情合理的答案。

于是,中午这一天又来到了西子教授的家里。

“西弟兄,你能帮我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吗?”现在中午已经习惯在家里这样称呼西子了,觉得既亲切又自然。

西子听中午把自己的想法,作了一番的叙述之后,想了想说:有意思,手相学上虽然有左手和右手不同之说,那是对着一个人的先天和后天而言。至于一视同仁的男女,从来就没有什么分别,硬性规定什么男左女右这一套呀。照你这么说,圣经上一再强调做妻子的要服从丈夫,因为男人是女人的头,这同中国文化中男比女大的观念不是一样吗?但是,从来就没有听谁说过,夏娃比亚当还要大啊?

中午不得不佩服西子的脑筋转得快,马上想到了自己也曾经思考过的这个问题。只是直到现在为止,中午也想不通,找不到合理的答案而已。

“啊,有了,答案来了!”西子忽然高兴得叫了起来。

中午也跟着兴奋了起来:你想到了什么?

西子有条不紊的说:你想,照你说的,汉字的“左”字与做工的男人连在一起,他就是指着被神第一个造出来的人类始祖——亚当呀。当他被造出来之后,马上就被神放在伊甸园里,看守和管理园中的一切,这不正是名符其实做工的男人吗?

中午回应说:有道理。

西子继续慢条斯理地说:而右边的女人呢,则是指从亚当的肋骨而出的夏娃了,她后来也确实成为了亚当的妻子。照圣经所言,亚当是用泥土造出来的,而夏娃是用亚当的骨肉造出来的,哪怕是一根弯曲的肋骨也好,总比原先造亚当的原料——尘土要好得多,高级得多吧,不是吗?

中午不由自主地点着头,觉得于情于理,的确都说得通。

西子又继续说下去:亚当相当于是代表一个人先天的基因,这个原始基因的实质,是属于低档次的,因为它带有尘土容易堕落的本性。所以,上帝用亚当的肋骨造了夏娃,意味着祂要在人类的身上,进行基因改造的工程。

中午问:这与人类当前试图作的,力求使自己的基因升级,有什么差别呢?


Categories: 进阶类贴文

0 Comment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自媒体的公众号、论坛或博客的采编注意了:本篇的文字和图片可自行取用,不必与我们联络,但在采用时请务必在文末注明出处(动网370)并给出指向本文的可点击链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