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一)

前面的文章中笔者提到,在约两千个以“心”作为部首的汉字中,约三分之一的“心”,是堂堂正正地在居于每一个字的正方;而在其它接近三分之二的字中,“心”却以偏旁(忄),俗称“竖心旁”的形式出现。

在一个字中,如果它的部首“心”是以四平八稳的“正心”的形式出现,其部首所扮演的角色就要比“偏旁”的部首重要多了。

此外,你还要明白一点,在约三分之一以“正心”为部首的汉字中,绝大部分的字都是“心”字堂堂正正的居于这些字的正下方。

然而,值得一提的是,在这约三分之一的字中,却有三个我们经常看到的繁体字——“憂、愛、慶”,它们的部首虽都是出自同样的一个“心”,但整一个“心”字却处于与众不同的位置,它不上不下、不偏不斜地稳坐在每一个字的正中部位。

由此而来,我们可以推测,这三个字必定有非同小可的内涵。下来,笔者为你特地一一揭开其中的奥秘。

在圣经上,常常提到人有灵、魂、体三大部分。体的部分就不用说了,每个人时时刻刻都会与之见面。有病看医生,一般而言也基本是为了解决身体的毛病。

问题在看不见的所谓“灵、魂”这两部分,不管你信不信灵魂的存在,我们都可以用另外的两个字来表达,那就是“理”和“情”。前者和“灵”连在一起,是人们经常提到的理性和逻辑思维;后者和“魂”连在一起,情之所动,离不开心,所以通常人们倾向于把感情和爱心也搅到一块。

由此而来,我们就可以进一步看到,汉字的“憂、愛、慶”这三个字,恰好是对应人的“灵、魂、体”三个部分。所以,你可以清楚地看到,在“憂、愛、慶”这三个字中排第一的“憂”字,它所对应的是人的“灵”。也就是说,凡是发生了“憂”的问题,都要到“灵”的身上去找答案。换句话说,“憂”的问题必定与不明理,或理不清,有着息息相关的纠缠。

今天,世界上忧郁加深的人越来越多,而看心理医生,服用抗忧郁的药物把症状给压下去,几乎成了千篇一律的流行模式。但是,病人的病情仍然依旧,时好时坏,反反复复,稳定不了。显然,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方法,并非是解决问题的长久之计。

那么,忧郁病人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呢?

据上所述,显然其关键所在,是人被卡在“灵”不对,也就是“理”不通这个关口上了。倘若我们一开始就先入为主地认定,忧郁必是病人的情商出了问题,然后按照这样的错误思考方式去处理的话,难怪就会变得束手无策,一直找不到治本除根的突破口。

(二)

在圣经的《诗篇》上有这样的话:“神所要的祭,就是忧伤的灵。神阿,忧伤痛悔的心,你必不轻看。”可见,人看为“憂”的坏事,在上天看来却可以是好事一桩。因为,当一个人不趾高气扬而飘飘然的时候,才容易静下来反省、思考自己的问题。如此,才能找到医治忧郁的正确方向。

实际上,原来“憂”的人,心地都是善良的,所以其“心”才能处于中且正的位置。而一个良心像被烙铁烙过,从而变得麻木不仁的人,是很少会与忧郁打上交道的。

如此,那些追求完美人生的人,恰恰容易成为忧郁症的受害者。这说明,从感情上去安慰病人的伤痛,或鼓舞病人存活的士气,都不是一语中的,真正抓到忧郁病根的治本之策。


注册 | 忘记密码了?

分类: 进深类贴文

0 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自媒体的公众号、论坛或博客的采编注意了:本篇的文字和图片可自行取用,不必与我们联络,但在采用时请务必在文末注明出处(动网370)并给出指向本文的可点击链接。

 

Share On